那些年,被语文课本“种草”过的美食

2019-08-12 16:36 腾博会官网发布

       现在,给孩子辅导功课时,回想起自己当初上学时的场景,想到一谈背诵就头疼的语文课本。当时令人头大的“罪恶之源”,其实是一本地地道道的美食指南啊!
       高邮咸蛋——《端午的鸭蛋》
       “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,蛋白柔嫩,不似别处的发干、发粉,入口如嚼石灰。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。”“平常食用,一般都是敲破“空头”用筷子挖着吃。筷子头一扎下去,吱——红油就冒出来了。”
       汪曾祺先生笔下的“高邮咸蛋”一直到现在都忘不了,也曾敲开过无数“发干、发粉”的鸭蛋,好奇怎么没有发出“吱——”的响声,更没有任何红油流出。只可惜,到现在也没吃过正宗的高邮咸蛋。
 
       杨梅——《我爱故乡的杨梅》
       “杨梅圆圆的,和桂圆一样大小,遍身生着小刺。等杨梅渐渐长熟,刺也渐渐软了,平了。摘一个放进嘴里,舌尖触到杨梅那平滑的刺,使人感到细腻而且柔软。
       杨梅先是淡红的,随后变成深红,最后几乎变成黑的了。它不是真的变黑,因为太红了,所以像黑的。你轻轻咬开它,就可以看见那新鲜红嫩的果肉,嘴唇上舌头上同时染满了鲜红的汁水。”
       王鲁彦先生对于杨梅的描写可谓是经典,当初这篇课文还被老师要求背诵,背了多久不记得,只记得读完一句便口齿生津,终于懂了“望梅止渴”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    牡蛎——《我的叔叔于勒》
       “她们的吃法很文雅,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牡蛎,头稍向前伸,免得弄脏长袍;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,就把汁水吸进去,蛎壳扔到海里。”
       每次读到这段文字,画面感都特别强,想象着自己要是这么吃,就变成了和“富家太太”一样尊贵的人。但是,现在纵然翻遍所有海鲜市场,也找不到与书中一般甜的“汁水”。
 
       槐花饭——《槐香五月》
       “在洋槐开花的季节,只要哪位小朋友走进槐乡,他呀,准会被香气熏醉了,傻乎乎地卧在槐树下不想回家。好客的槐乡孩子就会把他拉到家中,请他美美地吃上一顿槐花饭。槐花饭是用大米拌槐花蒸的。吃咸的,浇上麻油、蒜泥、陈醋;吃甜的,撒上炒芝麻、拌上槐花蜜。”
       小孩子总是爱吃甜的,每次老师上课讲到无聊的时候,就会翻到这篇课文反复看。
 
       杨桃——《画杨桃》
       “有一次学校上图画课,老师把两个杨桃摆在讲桌上,要同学们画。我的座位在前排靠边的地方。讲桌上那两个杨桃的一端正对着我。我看到的杨桃根本不像平时看到的那样,而像是五个角的什么东西。”
       当时觉得杨桃肯定是稀奇的水果,后面吃到了真的杨桃,内心只有一个想法:原来杨桃真的是五角星!
 
       罗汉豆——《社戏》
       “离平桥村还有一里模样,船行却慢了,摇船的都说很疲乏,因为太用力,而且许久没有东西吃。这回想出来的是桂生,说是罗汉豆正旺相,柴火又现成,我们可以偷一点来煮吃的。大家都赞成,立刻近岸停了船;岸上的田里,乌油油的便都是结实的罗汉豆。”
       那时候不知道罗汉豆到底是什么豆,大伙儿便学着去扒自家的豌豆吃,仿佛也去到了月色朦胧的夜晚。后来,才知道这两种豆原本就是同一种,也算歪打正着。
 
       烤鹅——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
       “亮光落在墙上,那儿忽然变得像薄纱那么透明,她可以一直看到屋里。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,摆着精致的盘子和碗,肚子里填满了苹果和梅子的烤鹅正冒着香气。更妙的是这只鹅从盘子里跳下来,背上插着刀和叉,摇摇摆摆地在地板上走着,一直向这个穷苦的小女孩儿走来。这时候,火柴灭了,她面前只有一堵又厚又冷的墙。”
       当时觉得这个小姑娘好可怜,希望她能碰到圣诞老爷爷,这样故事就不会悲剧结尾,说不定还能吃上烤鹅呢!
 
       糖葫芦——《万年牢》
      “父亲的糖葫芦做得好,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。早晨起来,父亲去市上买来红果、海棠、山药、红小豆等,先把这些东西洗干净。红果、海棠去了把儿和尾,有一点儿掉皮损伤的都要挑出来,选出上好的在阳光下晾晒。青丝、玫瑰也是要上等的。蘸糖葫芦必须用冰糖,绵白糖不行,蘸出来不亮。煮糖用铜锅,铁锅煮出的糖发黑。”
       学这篇课文的时候,想着自己要是里面的小主人公该多好,这样每天都有吃不完的糖葫芦。那甩出“糖风”的糖葫芦,味道一定很棒。
 
       榆钱饭——《榆钱饭》
       “九成榆钱儿搅合一成玉米面,上屉锅里蒸,水一开花就算熟,只填一灶柴火就够火候儿。然后,盛进碗里,把切碎的碧绿白嫩的春葱,泡上隔年的老腌汤,拌在榆钱饭里;吃着很顺口,也能哄饱肚皮。”
       那时候真觉得榆钱饭肯定是这世界上最香的饭了,但直到现在,我也没弄懂榆钱到底是什么。
 
       腊八蒜——《北京的春节》
       “除此之外,这一天还要泡腊八蒜。把蒜瓣放进醋里,封起来,为过年吃饺子用。到年底,蒜泡得色如翡翠,醋也有了些辣味,色味双美,使人忍不住要多吃几个饺子。在北京,过年时,家家吃饺子。”
       学到这篇课文,我唯独对这“腊八蒜”情有独钟,回家央着奶奶泡了一桶,但真是难吃极了。想必老北京人的手艺,也不是随随便便能模仿的。
 
来源:第1生活